石二

我的妈呀,终于找到组织了,这对真的是太甜了我的妈,不管是兄弟还是我脑补过度的xx,不上升真人,希望他们能一直一直走下去。

许久没逛lofter,刚刚回来发现打开来新世界的大门,大家是不是因为剧播完了,两位老师不会过来看了才这么肆无忌惮。
刺激

周立波和他的霸道总裁

这世间情有千百万种,我也不过只是拿其中一种来换取想要的东西罢了。

我不爱你,但我想被你养一辈子。

夜深了,故事总要有个开头,像我这样的人,故事开头不可能是美好烂漫的。游艇在海面上晃晃荡荡,晚上的海洋和天空都褪去了伪装,露出了自己赤裸裸的欲望。我在欲望里翻滚,没有尽头。

“波波,为什么还不进去睡觉。”

问我话的是我的“男朋友”,我叫他军军,毕竟“情侣”之间,总要有些肉麻的称呼。

“没什么,就是睡不着,出来看看夜景。”

“夜景有什么好看的,不都是黑乎乎的一片。”他把手搭在了我是肩上,于是我就把头靠在了他的臂弯里,接下来该说什么我一清二楚。

“以前的夜景很好看的,夏天晚上,天空中铺满了星星,现在虽然没有星星,但是海面上倒映的光斑也是很好看。”

他搂着我的手紧了紧,之后又松开,说“波波,妮闭上眼睛,等一下我让你睁开再睁开。”

烂俗的套路,我说好,然后睁眼看着他回到船舱,把游艇上所有的灯都打开了,光倒映在海面上被波涛割裂,撕碎。

他跟我说,波波,我爱你。

我笑了,没有回答,游艇在海面晃荡中度过了夜晚,迎来了白天。阳光温柔的洒在湛蓝的海面上,真的是一点都没有昨晚肮脏欲望的痕迹。

鱼钩上挂着并不好吃的饵料,但总有鱼儿心甘情愿上钩。

“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跟爷爷一起钓鱼。这么多年了,我还是没有一点长大,还是像小孩子一样喜欢玩来玩去的,那些枪,跟以前的塑料枪有什么区别呢,我只不过是喜欢一个东西罢了。”

“波波,你不是没长大,你只是单纯,有情怀,你要的枪,散弹,飞机模型我这里都有,钱我也有,你要怎么玩就怎么玩。”

我面向他,笑了,无声的那种,接着他亲了我的额头,然后是眼角,我一直闭着眼睛,听见他说“你这一生也不容易,我也是一样坎坷,我的意思就是说,反正我在你这儿也换了个名字,那我也给你换一个吧,你不要叫什么“波波”了,我叫你“涛涛”好了,你也就叫我“军军”,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好。”

他把我揉进怀里,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夕阳透过玻璃斜映进船舱,一首老歌曲单曲循环着飘荡在空气中。

“看来我们都一样啊,只要是喜欢上一首歌,就会一直听,一直听,单曲循环直到腻,然后就丢弃,再也不听。”

他呆了呆,嘴唇动了动,在准备措辞。

我盯着他,继续淡淡地讲:“所以,你对我也是一样的呀,就算是换了新的名字,就算是新的开始,我也只是那首老歌,单曲循环都迟早要被抛弃。”

他的双眼一瞬间睁大,略带惊恐地喊到:“不会的,不会的,我会一直单曲循环一辈子的。”

我说我不信,大话谁都可以讲。

“这不是大话!我愿意为你两肋插刀!就算有一天要牺牲自己来换取你,我也无悔!”

就算是牺牲你自己,你也会保我出来,这可是你说的,军军。

这次,我信了。

这是你的罪过,并非我。



亲爱的洛,
展信好。

不知道你拿到这封信的是什么时候了,但我知道你一定会笑我玩这些浪漫的,少女的,不属于我们这种人的东西了。

虽然我们早已经没有资格干这些纯情的事了,但我还是想给你写这封信。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讲,主要是我昨天晚上啊,做了个梦。梦见我们到了2035年,虽然是2035年但我们的年龄比现在要小呢,好像才是高中生。

我跟你,穿着高中校服背着书包光明正大地牵着手走在马路上,你一边跟我絮絮叨叨说着什么作业好多,谁谁谁喜欢谁谁谁这类话,一边又拉着我去喝奶茶。

其实这跟现在的高中生也没什么区别啦,但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清晰地记得那是2035年。可能,到那时候我们就能真的跟梦里一样光明正大在街上牵着手买奶茶了吧。

我以前从来没幻想过这些,但自从遇见你之后,老是会想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虽然很肉麻,但你真的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带给我光的人,淤泥底部的光。

说起来非常好笑,我也非常努力地想要变成你的光,给你带来希望。即使是丑陋肮脏的鮟鱇,也能在深海的最黑处散发出微弱的光,不是吗?

可能你自己没什么感觉,但从小到大,你是唯一一个让我体会到被需要这种温暖的感觉,让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是很友好的。

以后的世界,肯定会变得更友好的。

现在是2018年,我们还要熬过17个年头,踏踏实实的一步步努力,一定可以熬过去的

加油啊,那是一个崭新的起点。

                                                 爱你的姐姐
                                                    爱你的安

涂的一个顾飞,原画是猪蹄le太太

涂的一个顾帅,
2333忘记原画是哪位太太了。

这是糖……我发誓这是糖……
梗缘丧尸梗以及与好友的聊天……

是辆开往幼儿园的车
飞丞
大家懂??

昨晚梦见我跟蒋丞吵架
他说:有些女生啊,你要是给她对翅膀她就能飞上天!
我说:何止,你要是给我根杠杆我还能撬动整个地球!